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德国之声

中文维基百科【维基百科中文版网站】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德国之声
Deutsche Welle
類型国有公共国际广播机构
國家 德國
总部 德國波恩
廣播範圍
 世界
持有人德国政府
成立日期
1953年5月3日 (1953-05-03)
年度预算
2.77亿欧元(2003年)
雇员人数
正式员工:约1500人
合同工:约1500人
官方网站
dw.com
dwnewsvdyyiamwnp.onion Tor-logo-2011-flat.svg(如何访问)[1]
位于波恩的德国之声总部大楼。

德国之声(英語:The Voice of Germany[2],德語:Deutsche Welle[3],缩写:DW[4])是按《德国之声法案》(Deutsche Welle Act)设立[5],並由德國政府提撥預算資助的公共国际广播机构[6],是德国广播电视联合会(ARD)[7]以及欧洲广播联盟(EBU)成员[8]

德国之声前身為西德政府設立的廣播公司。總部設於波昂柏林。在60多個國家共有1500多名正式員工與1500多名合同工,與波昂及柏林的同事合作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以29种语言播出广播节目,以德语英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播出电视节目。內容上側重國際時事,也包含介紹德國,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历史[编辑]

2003年搬迁前,德国之声位于科隆的总部大楼。
位于波恩的德国之声办公区。
位于柏林的德国之声办公室。

早在1924年就出现了“德国之声有限公司”,这是一个德国所有地区的广播联合机构,座落在柏林。德国之声于1953年5月3日首次以短波播出德语节目。6月11日,德广联的成员签署合约成立共同的德国之声短波节目。这个节目首先由当年的北德广播公司负责,之后又由座落在科隆的西德广播公司接管。该公司的台长对德国之声的节目负责。一年之后,德国之声启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节目。

德国之声从1953年5月3日开始广播節目[9],时任西德总统特奥多尔·豪斯(Theodor Heuss)的讲话是其首次短波广播[10],豪斯以“致我们全世界亲爱的同胞”的讲话向世界问好。至2003年,其主要的驻地在莱茵河畔的科隆

1960年,通过立法,“德国之声”正式成为独立的广播电台[11]。1962年起,德国之声陆续扩充其他语言丰富广播节目。1990年,随着两德统一,原民主德国柏林国际广播电台终止对外广播。该电台的一些工作人员和其播出频率和播出设备被德国之声採納。

两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4月1日,德国之声在柏林以德语和英语播出DW-TV电视节目。该电视节目通过卫星播出,在以后的几年内不断扩充。现在德国之声共有5个电视频道,分别为DW-TV(英语频道,面向全球播出)、DW-TV Arabia(阿拉伯语频道)、DW-TV Español(西班牙语频道)、DW-TV Deutsch+(美洲频道,每天播出20小时德语节目和4小时英语节目)和DW-TV Deutsch(德语频道,面向亚太及欧洲播出)。

1994年,德国之声注册域名www.dwelle.de,成为德国第一家网上广播公司[12]

2003年,值德国之声成立50周年之际,德国之声的广播部和网络部搬迁到德国旧都波恩以前的政府区,德国之声的电视节目改在柏林制作。据2002年德国之声年度报告中报道,此次搬迁的费用为1500万欧元

财政经费削减对德国之声造成很大的影响。2004年,削减的金额就达到了75万欧元。德国之声重新进行内部结构重组,并调整节目的方向和重点,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政治气候和媒体市场的需求。其后,通过立法,德国之声的网站DW-World正式与广播、电视并立,成为德国之声多媒体的三大支柱之一。德国之声网站的重点语言是:德语、英语、汉语、俄罗斯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阿拉伯语。

2011年10月30日,德国之声停止除非洲、亚洲以外的短波广播。2013年1月1日,德国之声短波中文广播停播[13]

播送[编辑]

德国之声女记者在德累斯顿
德国之声电视部(DW-TV)

中文部[编辑]

1965年3月7日,德国之声中文编辑部成立,目前有近20名工作人員,並在全球範圍內擁有一個通訊員網路。德國之聲中文部通過信件、電話、電郵與聽眾聯繫,並於2006年開通手機簡訊平台。2018年開始,德國之聲在台北設立亞洲辦公室。

  • 中文广播:中文广播每天通过互联网向全球各地的华人華語播音60分钟。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以国际时政为主要内容,此外还有文化地理历史等专栏节目。
  • 亚洲广播:德国之声在斯里兰卡、新加坡、韩国都建有发射台,斯里兰卡的发射台设在亭可马里(Trincomalee),有一部400千瓦中波发射机,3部250千瓦的短波发射机,新加坡的发射台有100千瓦的短波发射机,韩国的金堤发射台有250千瓦的短波发射机。
  • 台湾广播:德国之声在台湾也使用调频中波落地播出。如花莲的FM97.3和台北的AM1494,现由国立教育广播电台转播。

互联网[编辑]

德国之声网站是德国之声多媒体、互动的网上服务项目。德国之声网站以30种语言提供有关德国、欧盟以及国际的时事新闻、背景報導。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天更新时事、经济、文化和体育新闻,提供包括如何留学德国以及欧洲旅游等信息,并提供部分被中国大陆当局禁止出版图书的在线阅读,但不提供德國當局禁止出版图书的在线阅读。德國之聲的官方數據称,該公司每週在世界各地觸及1億5700萬名閱聽眾。

德國之聲學院[编辑]

德國之聲學院(德語:DW Akademie)是德國之聲媒體開發、媒體諮詢和記者培訓的國際中心。它為全世界的合作夥伴和客戶提供多種多樣的媒體培訓和咨詢項目。它與廣播機構、媒體組織和大學合作,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和轉軌國家,以促進自由和獨立的媒體。這項工作主要是由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資助[14]。其他資助來自德國外交部以及歐盟

德國之聲學院的新聞培訓計畫是一個為期18個月的青年記者課程,提供德國之聲製作內容以下三個領域的編輯訓練: 廣播、電視和網路。它針對來自德國以及有德國之聲傳播對象地區中有抱負的記者。[15]

波昂大學波恩-萊茵-錫格應用技術大學合作開設的"國際媒體專業"碩士課程,即在德國之聲學院進行。為期四學期的課程將媒體開發、媒體管理和通訊等學科集於一體。研討會以英語和德語舉行,而且該學位目標為來自發展中國家和轉軌國家的媒體代表。

Carsten von Nahmen於2018年9月成為德國之聲學院的負責人。自2017年2月起,他一直擔任德國之聲駐華盛頓的資深記者,並且在此之前,從2014年起擔任德國之聲副總編輯和主要新聞部門的負責人。格拉姆施(德語:Christian Gramsch德语Christian Gramsch)於2013年11月至2018年5月擔任德國之聲學院的主任,並且在此之前,他擔任德國之聲的多媒體區域總監。他接替了前德國之聲學院主任Gerda Meuer德语Gerda Meuer,其曾擔任德國之聲廣播節目的副總編輯,且更早之前曾為多家媒體機構工作,並擔任過Inter News service的特派記者。捨費爾(德語:Ute Schaeffer德语Ute Schaeffer)自 2014 年起擔任德國之聲學院的副負責人,並曾任德國之聲的總編輯。[16]

资金来源[编辑]

总体来说,德国之声的资金来自于纳税人,以保障其中立性,每年德国之声从德國联邦政府得到拨款。也就是说,德国之声的经费并非来自广播电视用户的收费。在有限的范围内德国之声可以提供一定的广告时间。

2003年,德国之声的经费大约为2.77亿欧元。经费支出的具体详情记载于每年的年度报告之中。德国之声的目标和计划也在中期计划報告中详细说明。自1999年以来,联邦政府不断缩减开支,德国之声也受到影响,不得不采取裁员,缩减短波广播语种等一些节约措施。但是,德国之声也看到因特网发展的前途,并逐渐扩充德国之声网站的内容和语种,并开发除新闻之外其他的因特网服务项目。

批评与争议[编辑]

张丹红事件[编辑]

2008年8月4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四天,时任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的张丹红受邀参加德国电视二台一访谈话节目时,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成功「使四亿人脱贫」,说明「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一支政治力量在实践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的贡献都要大」[17]。此前的7月24日,张丹红在德国电视二台节目中谈到西藏时表示,中共「为保护西藏文化做了很多事情」等。张丹红其后離職[18]

此事之后,中國共產黨所控制的媒體指责德国存在「反华情绪」和「反华势力」,説张丹红「因言获罪」与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不符」。人民网认为,德国之声标榜客观公正,但自從2008年張丹紅離職之後之後,改組後的德國之聲中文部對中华人民共和国之抨擊與日俱增,上万份中文报道「遭審查」。並且不再像以往那樣每周刊出讀者反饋。而以往的讀者反饋,批評德國之聲的評論佔有很大的一部分[19]。在德中国异议人士组成的“联邦共和国作家圈”要求清查德国之声员工政治背景和审核中文部过去五年节目内容,环球网批评这一要求「是要搞新闻检查」[20]中国网报道指,张丹红在任职期间,也发表过不少「反华言论」,呼吁公众理性看待该事件[21]

德国《焦点》杂志称,张丹红「向中国共产党献媚」,表示张违反「德国之声」的宗旨。2008年9月,异议人士徐沛批評張丹紅用流利的德语讲出中宣部论调,正如德國社會民主党议员Dieter Wiefelspütz德语Dieter Wiefelspütz所形容的「独一无二的灾难」[22][23][24],并且譴責張丹紅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正發生時還美化中共[25]

武汉江边亲水凉亭事件[编辑]

2020年7月9日,德国之声中文推特在报道武汉洪水时,配图“几乎被淹没的武昌黄花矶凉亭”,以表示洪灾的严重性[26]。 随即遭网友指出此凉亭是武昌江滩上的亲水凉亭,汛期被淹非常正常。淹没的凉亭也成为了市民的观光景点和了解汛期水位的标记,并不能反映城市的受灾情况。 有网友还在地图上指出照片中各景物的位置,推断出摄影的方位,并表示“可见摄影记者是站在岸边拍摄,且记者故意调用长焦镜头只选取凉亭进行拍摄。图片结合媒体发的文字,其片面夸大事实的意图非常之明显。极其恶毒。”[27]

参考文献[编辑]

  1. ^ Deutsche Welle websites now accessible via Tor-Protocol | DW | 20.11.2019. DW.COM. 
  2. ^ G. S. Bhargava. Government Media, Autonomy and After. Concept Publishing Company. 1991: 127–. ISBN 978-81-7022-366-5. 
  3. ^ 李伯杰,姜丽. 德国文化史. 安徽文艺出版社. 1 January 2019: 385–. ISBN 978-7-5396-5712-7. 
  4. ^ 庄克仁. 图解国际传播.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8 May 2019: 76–. ISBN 978-957-763-359-0. 
  5. ^ Agnieszka Stepinska.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in Europe. Logos Verlag Berlin GmbH. 2014: 83–. ISBN 978-3-8325-3680-0. 
  6. ^ Jad Salfiti.Deutsche Welle staff speak out about alleged racism and bullying. The Guardian. Jan 2020. 
  7. ^ Irini Katsirea. Public Broadcasting and European Law: A Comparative Examination of Public Service Obligations in Six Member States.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B.V. 1 January 2008: 36–. ISBN 978-90-411-2500-2. 
  8. ^ “Completely unacceptable”: EBU condemns attacks on journalists and calls for enforcement of protections for news outlets.. 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 Jun 3, 2020. 
  9. ^ Christopher H. Sterling. Encyclopedia of journalism. 6. Appendices. SAGE. 25 September 2009: 398–. ISBN 978-0-7619-2957-4. 
  10. ^ Bodo Tietz. I came by terra: English Version. BoD – Books on Demand. 24 September 2018: 44–. ISBN 978-3-7528-2956-3. 
  11. ^ Michael Nelson. War of the Black Heavens: The Battles of Western Broadcasting in the Cold War.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1 December 1997: 115–. ISBN 978-0-8156-0479-2. 
  12. ^ 全球化视野中的国际传播. 五洲传播出版社. 2003: 211–. ISBN 978-7-5085-0317-2. 
  13. ^ Binxing Fang. Cyberspace Sovereignty: Reflections on building a community of common future in cyberspace. Springer. 29 May 2018: 32–. ISBN 9789811303203. 
  14. ^ Who we are. Deutsche Welle. [15 May 2015]. 
  15. ^ Traineeship Program. Deutsche Welle. [19 July 2015]. 
  16. ^ About us. Deutsche Welle. [19 July 2015]. 
  17. ^ 张丹红为什么不能面对事实?. heqinglian.net. 2009-01-28 [2014-08-21]. 
  18. ^ 红色渗透与西方价值的自卫. 万维. 2008-10-02 [2014-08-21]. 
  19. ^ 德国之声中文部主任被撤职 张丹红事件骤然升级
  20. ^ 德议会激辩“张丹红事件” 反张派被追问露马脚. 环球网. 2008-12-21 [2014-06-03]. 
  21. ^ 理性解读“张丹红事件”. 中国网. 2008-09-05 [2014-06-03]. 
  22. ^ 《白玫瑰》与《小花》
  23. ^ Spiegel: Eklat bei der Deutschen Welle
  24. ^ Kampagne gegen deutsche Medien: "Der Nazi-Geist kehrt zurück"
  25. ^ Newsmax:Deutsche Welle ein Instrument der KP Chinas?. [2016-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26. ^ 德国之声中文推特. 
  27. ^ 德国之声中文推特评论.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